弗洛伊德遇害两周年 美国非洲裔仍“无法呼吸”

2020年5月25日,“无法呼吸”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于白人警察膝下,成为美国人权史上的耻辱一页。在弗洛伊德遇害两周年之际,美国各界近来再次展开对种族主义、暴力执法等顽症的反思。

美国舆论认为,弗洛伊德事件虽然严重冲击美国社会,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种族主义问题积弊难改,非洲裔的处境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许许多多人依旧“无法呼吸”。

2020年5月25日,46岁的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假钞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便利店中买烟逮捕。逮捕过程中,弗洛伊德被胸口朝下按在地上,其中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用膝盖抵住其后颈超过9分钟,弗洛伊德反复恳求,说自己“无法呼吸”,随后陷入昏迷并失去生命迹象。

2020年6月9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举行弗洛伊德葬礼的教堂外摆满鲜花。(新华社发,劳承跃摄)

弗洛伊德被“跪杀”在美国引发大规模、持续性的活动,抗议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和针对非洲裔的种族歧视。4名涉事开除,肖万被判二级谋杀等罪名成立,入狱22年6个月,其余3人也被判侵犯民权罪成立。

由《》记者罗伯特·塞缪尔斯和托卢斯·奥洛朗尼帕合著的弗洛伊德传记近期引发美国主流媒体广泛关注。这本传记记述了贫穷的出身和美国的种族主义如何塑造了弗洛伊德的人生轨迹。塞缪尔斯说,弗洛伊德遇到的制度性障碍几乎可以发生在任何美国非洲裔人士身上,这让人感到害怕。

出生在喀麦隆的美国畅销书作者因博洛·姆布埃在《大西洋月刊》上撰文指出,虽然肖万入狱服刑,但正义仍未得到充分伸张。那些造成弗洛伊德之死的社会环境依然存在并不断发展,正等候着下一个受害者。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美国掀起移除公共场合邦联雕像和纪念物的风潮,要求警务改革的呼声也很高。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真正改变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两年来,白人警察涉嫌对非洲裔暴力执法的事依旧接连不断。

2021年5月25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举行的悼念弗洛伊德的集会上,人们将鲜花和蜡烛摆放在弗洛伊德和家人的照片旁。(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今年2月的一天清晨,还是在弗洛伊德遇害的明尼阿波利斯市,特警队员突袭市中心一处公寓。睡在沙发上的非洲裔男子阿米尔·洛克被惊醒,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手中有一把手枪,随即被警方开枪打死。警方事后承认,洛克并非此次突袭要抓捕的嫌疑人。洛克家人说,他手中的枪是合法持有,当时的反应完全属于正当防卫。

美国埃默里大学从事非洲裔美国人研究的教授卡萝尔·安德森指出,即使非洲裔人士手无寸铁也会被视为威胁,而当他们手中有武器时,在别人眼中的“威胁”就会呈指数级增长,这就成了他们被剥夺生命的“正当理由”。

据美国“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统计,2021年死于美国警察手中的人中,非洲裔占比超过20%,而非洲裔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3%。美国非洲裔民权活动人士卡伦迪·威廉姆斯表示,每当种族不公事件受到全国关注时,人们就会变得愤怒,走上街头。而随着媒体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问题上,人们对种族问题的关注就会下降。

从17世纪到18世纪,数以百万计的非洲人被作为奴隶贩运到美洲殖民地,被强迫从事烟草、棉花等作物的种植和生产。此后,美国西进运动和废奴运动引发了关于奴隶制存废的大辩论以及血腥的南北战争。尽管主张废奴的联邦军取得最终胜利,奴隶制被废除,但种族歧视问题继续困扰美国非洲裔群体。

20世纪中叶,美国非洲裔忍无可忍发起大规模民权运动,在马丁·路德·金等民权领袖的带领下通过抗争促成一系列旨在消除种族歧视的立法。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种族歧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盖洛普咨询公司去年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针对非洲裔的种族歧视在美国普遍存在。

《》专栏作家查尔斯·布洛表示,两年过去了,弗洛伊德事件所激起的变革期待正在慢慢消逝,全国性的实质改革被证明是一场幻想。通货膨胀等话题现在比种族主义问题更受关注,美国社会对非洲裔民权活动的支持力度已经衰减。不要对美国抱太大希望,这个国家实现变革的意愿十分薄弱。

就在本月14日,美国一名18岁白人枪手在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内外开枪射击,造成10人死亡、3人受伤,其中大多数是非洲裔。美国总统拜登称,这一事件背后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毒药”,美国一些人煽动种族主义是为攫取政治利益。

5月15日凌晨,警察在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的枪击案现场工作(手机拍摄)。(新华社发,张杰摄)

《》网站刊文评论说:“如今,白人至上主义在肥沃的土壤中滋生,不仅得到处于边缘地带的种族主义者滋养,还得到自称主流的政界人士和其他机会主义者滋养……我们需要谈论的是,右翼政界人士和思想领袖如何利用取代理论这种邪恶毒药来推进他们的自私目的——获取竞选捐款和选票,提高电视收视率以及获得名声。”

Posted 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