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圣母院卢浮宫 今天全巴黎都属于圣日耳曼

  对于拜仁来说,欧冠决赛舞台轻车熟路,近10年拜仁已经来到这里4次。但是对于巴黎乃至整个法国来说,这场比赛被赋予了太多历史意义,巴黎圣日耳曼肩负着沉重的历史使命。

  对于法国?在1950年的兰斯体育之后,只有70年代的圣埃蒂安,90年代的马赛,00年代的摩纳哥三队进了3次欧冠决赛,整个法国的欧冠冠军个数只有1。

  对于巴黎这个欧洲数一数二的大都市,历史上第一次踏上竞争欧洲冠军的舞台。因此整座城市都翘首以盼,等待姆巴佩这个巴黎的孩子带领球队获得欧洲冠军。

  赛前,巴黎各处地标都打上了球队的横幅和标语,整个巴黎这一天都属于巴黎圣日耳曼。

  相对于欧洲其他豪门,巴黎可能是欧冠决赛史上年龄最小的球队。巴黎圣日耳曼在上世纪70年代由巴黎红星与巴黎竞技合并而来,队史第一任队长是当时法国国脚让德约卡夫,也就是98年世界杯冠军名宿尤里德约卡夫的父亲。尤里德约卡夫在去国际米兰之前,也在巴黎圣日耳曼踢过一个赛季。

  担任巴黎市长近20年的前总统希拉克亲眼看着巴黎圣日耳曼一步步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也已经在里斯本准备为球队助威。在电视演讲中,伊达尔戈表示: 巴黎的胜利就是法国的胜利!”

  虽然以文化与艺术闻名的巴黎整座城市气质给人第一印象温文尔雅,充满小资情趣,但是作为无数革命运动的摇篮,巴黎历史上不缺热血与暴力。

  2002年法国国庆日,巴黎圣日耳曼极右球迷领袖布鲁内里在庆典上企图刺杀几个月前在选举中击败极右翼政治代表勒庞的法国总统希拉克。

  最终布鲁内里以精神不正常作为辩护要点,仅被判10年徒刑。实际只被关了7年就被放出来,还出版了一本大受欢迎的自传。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Posted 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